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柯玉乾花大钱收小疗效中国歌剧病在哪编制

2020年11月20日 栏目:教育

柯玉乾:花大钱收小疗效,中国歌剧“病”在那?“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句话本是徐志摩用来表达离情

柯玉乾:花大钱收小疗效,中国歌剧“病”在那?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句话本是徐志摩用来表达离情别绪和依依不舍之情,可是近日微博上又流传了一首改编版的《再别康桥》:“偷偷地我走了,不如我静静地来,我拍一拍屁股,只留下一身无奈。”意境原本如此优美的一首诗为何会被恶搞?据创自白,这是他在第一次看完歌剧后对自己心情的真实描述。 按照常理来推断,像歌剧这种高雅的艺术,观众们看起来应该是一种视听的享受。事实也证明,歌剧在西方国家是非常受欢迎的。但是这个舶来品到了中国,不仅不受待见还屡遭吐槽,原因何在?难道外国的东西进来还会“水土不服”? 一直以来,在民众心里歌剧是一种“有闲又有钱”的艺术。他们普遍认为,看歌剧的人第一要有时间去剧院享受,第二还要有一定的资本经常买得起票。可是现在大多数人两者都不具备,歌剧怎么能“杀出重围”呢? 其实早在2007年,我国文化部就已经颁布了《国家剧团保护和扶持规划》,对于一些剧团和剧将会通过短信通知。院的演出进行补贴。所以有好多戏剧或是歌剧都是免费对观众开放的,观众唯一要做的事只是排队领票。这就涉及到了一个宣传和贯彻问题,如果相关部门或者剧院本身能把这个政策的精神传达下去,至少观众心里的那道“金钱壁垒”是可以被打破的。如果花了大钱,收到的疗效只有那么一丁点甚至是没有,那就有悖初衷了。 据笔者了解,中国的歌剧并非像外国歌剧那样以唱为主,而是经过传统戏曲或是一些享誉盛名的典故改编而来,集纳了说,唱,演,绎为一体。那么问题来了,改编过的东西是继承外国歌剧多一点还是中国戏曲多一点?以刚刚多数搜索引擎拒绝索引第二级或第三级以下的层次在琴台大剧院上映的《高山流水》为例,“高山”和“流水”竟然变成了两位美女在伯牙,子期周围弹琴。这样的改编不仅抛弃了原来故事中“知音难觅”和“诚信无价”的文化内核,更坏的影响是,相对于那些没有读过这个故事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对历史的一种扭曲,是对核心价值观的误导。有大量的观众就很直接地说自己看完歌剧最大的感受是看不懂,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唱些啥,要不是舞台前有字幕显示,结果只会干坐两个多小时毫无收获。 试想,如果观众花钱想要去体验一下“高雅的艺术”,但看到却是低俗的胡编乱造,让人感觉莫名其妙或者直接是不知所云,谁还愿意去第二次?可见,并不能把歌剧等同于电视剧,可以随意“穿越”或者歪曲。它应该是对于现实生活的高级别再现,如果像普通电视剧一样去创作运营,观众为什么要花钱去剧院?“戏如人生”的共鸣才是最具有说服力的表演。 值得注意地是,之所以花这么多的钱来资助剧院剧团的演出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传播优秀文化,弘扬主旋律。譬如在《赵氏孤儿》中,程婴救孤不仅是救下一颗复仇的火种,而是救下一种民族精神,是在善恶面前的庄严态度。它所体现出来的价值观,就在于为了正义的事业,宁可牺牲自身和亲生儿子,来呼唤民族精神的回归和民族气节的弘扬。编者只有把握了这样一根主线,才能创作出既有品味又卖座的好歌剧。 柯玉乾

:杨虹磊)

避孕套滑落怎么补救
太极集团实控人变更为央企国药集团,产业链整合升级
荨麻疹越抓越痒范围扩大
氢氯噻嗪成分的降压药与氨氯地平成分的哪种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