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驭兽主宰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还审问吗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汽车

驭兽主宰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还审问吗尹兰月话音传出,街道瞬间空荡下来,一名名灵王强者,看向萧阳和陆韵璇的目光,噙着掩饰不住的贪婪和杀

驭兽主宰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还审问吗

尹兰月话音传出,街道瞬间空荡下来,一名名灵王强者,看向萧阳和陆韵璇的目光,噙着掩饰不住的贪婪和杀意。

尹兰月的话,十分阴毒。

不但说萧阳陆韵璇的手中,有五十万灵玉,而且还道出了,他们是从遥远的地方而来,就算把萧阳和陆韵璇杀了,都无人知晓。

在这种诱惑下,谁能不动心?

“两位小友。”

天空中,那名唯一的五阶灵王,淡淡的笑了一声:“你们从远处来此,奔波已久,想必累了吧,我名祝颜,乃通霄城的城主,请你们去府上做做客,如何?”

见状,众多灵王强者在心中暗骂。

祝颜,五阶灵王,他的灵兽,凝聚出了第一道王座本源,整个凌霄帝国,能与他抗衡的强者,屈指可数。

有他在此,这两块肥肉,他们注定是吃不到了。

“没兴趣。”陆韵璇毫不客气的道。

五阶灵王?

以她一己之力,轻易就能摆平。

“两位,当真如此不给祝某面子吗。”

祝颜的眼神,悄然冷了下来:“还是说,你们心中有鬼,不敢随我前去?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其他帝国的奸细,说,你们来我凌霄帝国,究竟有什么目的!”

奸细的帽子,直接对着萧阳和陆韵璇扣下。

不得不说,祝颜这种老油子,老辣之极,三言两语,就将萧阳和陆韵璇,逼至绝境,使得其他灵王强者,也不得不协助。

放走帝国奸细,可是重罪!

望着这一幕,尹兰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一名五阶灵王,和一群四阶灵王,想擒住陆韵璇和萧阳,算不得困难。

在帝国监牢那种地方,陆韵璇这类貌美的女子,将会经历什么,用脚趾头都能猜到。

她就是想要陆韵璇,生不如死。

“走吧。”

没有理会祝颜,陆韵璇和萧阳,淡定自若的自街道上穿过,寻找起可能存在传送法阵的地点,这让祝颜脸上的冷意,猛然强盛。

“动……”

第一个字,刚刚自嘴中吐出,一只漂亮的火凰,闪电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后,炽热的凰爪,轻轻扣住他的脖子。

“我敢保证,在你下完命令的那一刻,你的脑袋,会和你的身体分离。”

冷漠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祝颜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双眼之中,一抹惊骇之色升腾,那些灵王强者,亦是满脸呆滞。

好快的速度!

四阶灵王?

“那灵兽……好像是蚀日火凰,真凰的后裔之一!”

有见多识广的灵王,传出一道震撼的声音,令得整片天空,鸦雀无声,尤其是被蚀日火凰扣住脖颈的祝颜,通体冰凉。

蚀日火凰?

这种罕见的灵兽,就连君王的灵兽,都难以比肩吧,虽说他是五阶灵王,但真要动起手来,他肯定是落败的一个。

“你们不会先抓住他吗。”

指着萧阳,尹兰月不怀好意的道:“他只是九阶灵皇,而且还是六品丹师,据说还会炼制毒丹,他的价值,可不亚于五十万灵玉哦。”

听到这话,陆韵璇终于对尹兰月起了杀心。

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着怎样的局面吧,这里,可不是南域,她就是把尹兰月杀了,都没人能查到。

“误会,都是误会!”

蚀日火凰的凰爪,逐渐紧扣,祝颜惊惧的喊道:“以你们的实力,没有可能是帝国的奸细,是祝某有眼无珠,冲突了两位!”

众多灵王强者,不由后退了一些。

祝颜死了,他们没有好下场。

据说,皇室的那位,对祝颜很是看中。

“还要不要审问我们。”陆韵璇淡淡的道。

“不用,当然不用!”

祝颜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我一时糊涂了,看你们的服饰,明显不是自方圆百万里内而来,降临通霄城,纯属巧合。”

“懦夫。”尹兰月暗骂一声,偷偷溜进人群之中。

“通霄城?”

思忖片刻,陆韵璇说道:“我们想借贵地的传送阵法一用,不知祝城主,能否提供一些方便。”

“除了皇城外,通霄城是凌霄帝国最大的城市,传送阵法,自然是有的。”祝颜忙不迭的点头。

他巴不得,萧阳和陆韵璇两人,尽快离开凌霄帝国。

这样的人物,太危险了。

“这是凰炎丹。”

向祝颜体内,打入一枚红色的丹丸,陆韵璇冷冷的道:“别和我耍心眼,否则我一旦催动,你身体的各个部位,可能洒遍整个通霄城。”

“是,是!”祝颜面色发苦。

早知如此,他起贪心干嘛。

然而,这种情况有谁能料到?

一个和他儿子差不多年纪的陆韵璇,竟然是四阶灵王!

“现在,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身形凌空闪烁,陆韵璇的身形,突兀的掠至尹兰月后方,至于尹兰月的前面,一道黑袍身影,正面无表情的封堵着。

“你们想干什么。”尹兰月冷哼一声。

她可是兰月教教主之女,陆韵璇和萧阳,敢动她?

“不得不说,你的脑袋这些年,全长在勾引男人身上了。”

陆韵璇淡淡的道:“这里,距离朱雀城,不知隔了多远,你父亲在你身上留的灵魂印记,完全无法感知,传音符,也无法连接到那里吧。”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尹兰月笑嘻嘻的道。

她还是不相信,陆韵璇敢杀她。

“噗!”

刀尖如体的声音,如同破布被撕裂一般,尹兰月呆呆的看着没入小腹的雪刀,脸色异常难看。

她,被杀了?

干脆利落的抽出雪刀,萧阳对着陆韵璇笑了一声:“时间宝贵,我们走吧。”

说完,两人腾空离去,对倒在地上,生机逐渐涣散的尹兰月,看都没有看一眼,那模样,仿佛只是随手丢了一件垃圾。

模糊的视线,看着离去的萧阳和陆韵璇,尹兰月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可悲。

死在这种地方,连尸体,都不知道要被怎么处置吧。

她和陆韵璇的争斗,就要以这种方式收场吗,还真是不甘心啊。

(本章完)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专家号
武汉博仕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州最专业的癫痫医院
沈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枣庄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