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学校医院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审批进一步简政放

2018-10-28 12:32:54

学校医院逐步取消行政级别 审批进一步简政放权

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力度,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

专家

竹立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什么是行政审批?

是指行政机关(包括有行政审批权的其他组织)根据自然人、法定代表人或者其他组织提出的申请,经过依法审查,采取“批准”、“同意”、“年检”发放证照等方式,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认可其资格资质、确认特定民事关系或者特定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的行为。

基本分类

审批核准审核备案

审批过程

接件承办核对审批收费发证

2013年国务院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

2013年5月117项

2013年6月32项

2013年7月50项

2013年9月75项

行政级别

打破一把手管理方式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竹立家教授指出,行政级别,顾名思义是赋予政府机关的。学校、科研机构、医院的行政级别,都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产物。学校、科研机构、医院的行政级别,会造成这些服务机构、事业单位的官本位、权本位思想突出,行政级别成了从业者的追求,人浮于事,大大降低了这些机构的工作效率。

取消学校、科研机构、医院的行政级别之后,这些单位即打破了一把手、一言堂的管理方式,可以采取更现代化的管理制度,比如董事会制度、监事会制度以及法定代表人制度。取消学校、科研机构、医院的行政级别,首先对这些机构回归知识本位、研究本位、发展本位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是重大的思想解放,使中国社会向更加合理化、知识化、人本化的方向推进。其次,各个服务机构的公共服务职能将更加突出,提高公共服务部门的服务效率。

取消学校、科研机构、医院的行政级别,并不意味着将这些机构企业化,只是在决策性质上的转变,不会改变公立机构的事业单位性质,也不会改变教师、科研人员、医生的事业编制和保障。[1][2][3]下一页政绩考核

政绩考核不再唯GDP论

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加大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产能过剩、科技创新、安全生产、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

竹立家说,当前地方政府经常越界办一些不该办的事,转变政府职能就是要让地方政府认清,政府的职能就是公共服务、社会管理和市场监管,而不是投入到经济建设中,“现在经常出现的一些地方借钱盖豪华楼堂馆所,政府为什么要投钱?这就不是政府应该办的事。”竹立家说,如果政府将财力花在豪华办公楼或者是一些“建了拆、拆了建”的工程,将财力用到那些为了纯粹追求GDP成绩单好看的项目投资上,就都是不合理的。

《决定》中提到,要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

竹立家指出,对政府的评价指标不能以GDP为衡量标准,是今后改革的目标。目前,地方政府对经济投入的冲动非常强烈,这不仅是地方政府追求经济指标的问题,也涉及到权力腐败的问题,因为资金投入到工程上,就为贪污腐败留下空隙,存在着官员的潜意识冲动。名义上是为地方的经济发展,实质上为个人利益服务。改革就是要让地方政府做到职能转变,将资金投入到教育、医疗、社会安全、公共设施上。而解决这样的问题,还需要公众的民主参与,人大真正发挥作用,从根本上解决权力腐败问题。

审批制度

进一步简政放权

进一步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

竹立家说,行政审批改革中,权力下放是主线。目前,中央各部门加起来的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500多项,进一步下方后,将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然而,目前地方政府还有1.7万多项,因此转变政府职能的重点在地方政府。中央部分行政审批权下放后,地方将获得一些审批事项,而地方必须用好这些审批权,从而发挥政府的基本职能,那就是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而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应该一律取消审批。

竹立家指出,转变政府职能,改革行政审批事项已进入“深水区”,一些好改的和容易改的已经完成下放,比如一些不收费的项目比较容易改革,下一步涉及的是一些难改的、和部门利益牵扯紧密的,可能由于利益关系,部门会不愿意放权,比如一些收费比较大的项目,改革起来会比较难。

竹立家说,根据以往经验,行政审批事项改革的难点较多。一是反复问题,指的是削减审批权以后,过段时间又恢复。二是换个“马甲”又出来,变换个形式又重新出来。三是在一个领域减少的审批权,在另一个领域又增加审批权。四是部门利益干扰。

《决定》中提到,深化投资体制改革,确立企业投资主体地位。企业投资项目,除关系国家安全和生态安全、涉及全国重大生产力布局、战略性资源开发和重大公共利益等项目外,一律由企业依法依规自主决策,政府不再审批。

竹立家指出,这就意味着让企业平等、公平竞争,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扩大民营企业的自主发展空间,让市场的基础作用变为决定性作用,比如在电力、石油等能源领域,可以允许民营企业参与投资。同时,减少政府对松散型领域的投资,扩大政府在民生领域的投资。前一页[1][2][3]下一页背景

“转变政府职能”中国“转”了25年

1988年4月9日,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启动了新一轮机构改革,首次提出了“转变政府职能是机构改革的关键”这一命题。这标志着我国的政府机构改革,开始突破只注重数量增减、单一的组织结构调整的局限,开始关注转变政府职能这一行政体制改革的关键因素。

而转变政府职能中的关键一环,就是行政审批改革。长期以来,政府的行政审批过程中存在难以避免的问题。

2001年9月24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成立国务院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全面启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

从2001年行政审批改革启动至今,国务院已分6批共取消和调整了2497项行政审批项目,占原有总数的69.3%。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承诺,本届政府内要削减1/3以上的行政审批事项,即中央层面至少有500项行政审批事项要被取消或下放。

晨报韩娜

其他亮点

健全宏观调控体系

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加大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产能过剩、科技创新、安全生产、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

建立事权和支出相适应的制度

适度加强中央事权和支出,国防、外交、国家安全、关系全国统一市场规则和管理等作为中央事权;部分社会保障、跨区域重大项目建设维护等作为中央和地方共同事权,逐步理顺事权关系。

原标题:学校医院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审批进一步简政放权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

荣安柳岸闻莺
童装泳衣批发
吸音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