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漂流瓶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生活

可儿是一个有点另类的女子,消瘦,苍白,有一双很深的眸子。里面有一些别人看不懂的颜色。有时可以阴郁一整天,有时却像一颗夜空的星,明亮,干净。喜

可儿是一个有点另类的女子,消瘦,苍白,有一双很深的眸子。里面有一些别人看不懂的颜色。有时可以阴郁一整天,有时却像一颗夜空的星,明亮,干净。喜欢黑色的衣服,那些黑色将她包裹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她喜欢这样暗沉的颜色,认为这样可以包裹她的消瘦跟一些骚动的情绪。让她变得安全跟澄净。  有时可以一整天不说话,一杯水,一首歌,用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一些孤单的声音,她喜欢这种感觉。她有很多网友。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加的,从来没说过话。她不喜欢跟一些陌生人说一些很无聊的很零碎的语言。所以,她的Q一直隐身,黑着。  有时候,她以为自己是一个可以很安静很干净的人,有着寂寞但简单的生活,不需要男人,她认为男人不安全,不喜欢那种把所有梦想寄托在爱情上的生活,尽管很渴望,但是她不相信爱情,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相信爱情的人。  但是很奇怪她每次去上班路过那些花店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去看停在门口的花车,看那些年轻的女孩子拿着粉色或者红色的玫瑰插在那些车的前面。她喜欢看那个过程。喜欢那些粉的、红的玫瑰。感觉那些花瓣的颜色,很柔软,很甜腻,她很想去触摸一下上面或许有一些很新鲜的露水,刚从枝上被摘下来。  有过一两个男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开始当他们是一种可以吸取寂寞的海绵,她希望他们可以在她寂寞的时候吸走一点点。可是后来发现,原来两个没有感觉的人在一起,是一种更深的寂寞。就像一种在心底跃动的火焰,冰冷没有温度,却时刻燃烧着她的热情。  她很快开始一个人生活,觉得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不需要爱情。人们每天被闹钟吵醒,然后匆匆的涌向公汽站跟地铁站。大多数来自异乡的人都这样过着,他们中只有极少数人过着比较奢靡的生活。大多数人都为了一日三餐而疲于奔命。  可儿在一家琴行上班,她喜欢那些乐器被手拨弄而发出的声音。感觉自己可以跟它们对话。它们了解她的寂寞跟语言。春末的季节,每天穿各式黑色的风衣跟宽松的黑色毛衣在公汽站等车。她的仔裤也是黑色的。穿细小的高跟鞋,脚很瘦很小,她喜欢高跟鞋在地面发出的声音,她说这样可以感觉有种声音一直在陪伴她的孤独。  每天下班后会在街头买简单的食物,饭盒或者偶尔吃个汉堡。可儿很讨厌做饭,她喜欢自己白皙纤长的手指,不喜欢它们沾到那些油腻。她在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二年买了一个二手电脑,租了一个很小的公寓,一层有很多户住户,他们在一起共用厕所跟厨房。生活像这些没有隔音的墙壁,没有秘密。有时可儿会在半夜听到隔壁房间夫妻争吵的声音,或者亲密的声音。  所以,她选择静默,每天回来从不跟任何人说话,只是以微笑示意。时间久了,可儿隐约觉得自己是个很耐得住寂寞的人。只是有时候在夜深时,望着窗外漆黑的天空,可儿会赤着脚在窗边看很久,她看那些星星,她觉得这些星星是寂寞的,在这些空旷寂寥的夜空里。  她的Q在每天下班回来一直隐身挂着,有时也会有很想聊天的欲望,突然就很想找个人,不管是谁,只是发一些无关痛痒的字句,知道有个人在倾听而已。但却从来没找到过这样的一个人。有时会不停的滚动那些QQ里的图像,那些名字很陌生,从来没有见过。那些加她的人或许早就将她删了,一个不会聊天的网友是不受欢迎的  无聊的点了一支烟,她其实不会抽烟,只是喜欢这种指头被烟缭绕覆没的感觉。还有那种烟草味,让她感觉有男人的气息。她看到屏幕右下角有消息闪动,点开邮箱。看到一个漂流瓶。唇角的一边上扬,讨厌这些无聊的东西。食指点下去的一瞬间却迟疑了一下。或许她可以看一下,是的,看一下。  点开,一个同城交友瓶,“如果可以,想找个人约会,或者只是聊天也可以。”  唇角又上扬了一下。她对这种信息有点麻木,她反复读着这句话,像咀嚼一个陌生人的孤独。是的,孤独,跟她一样的孤独,在今天这样的夜晚。  手指很快的敲击,“可以,但是这似乎你谈话的内容健不健康。”  讨厌那种赤裸裸的挑逗,这让她觉得趣味索然,幼稚乏味,像动物间的对话。  很快,收到一条信息,“你怎么知道我的内容一定不会健康,别装了,你其实很寂寞,但你不敢嘶吼。”有几秒的愕然,有点想关掉电脑的感觉。  这样无聊的一个夜晚跟无聊的文字游戏。然而瞥一眼凌乱的床铺,上面有她失眠的痕迹。她转身,苍白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不错,你说的很对,我寂寞,我不敢嘶吼。”“你很坦诚,我喜欢跟这样的人聊天,其实我只是一个路过这里的的人,我甚至不知道去哪里吃饭?”  她想象他的手指在酒店的房间里孤独地敲击键盘。  “告诉你一个方法,你一直往前走,然后你感觉想停下来的时候,就停下来。或许你会吃到你喜欢的东西。”  “谢谢,但我很饿,也很累,根本没力气走路。”她奇怪的打了一串字,“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他在那头想像她好奇的样子,“我是出差到这里的,经常会穿行于在各种陌生的城市跟街道。我差不多走遍了很多城市也吃过了很多地方的小吃。我就像奔走于每个城市的流浪者,不同的是我很干净。住干净的酒店吃好吃的食物。我的心却远比他们寂寞,他们有一块面包就可以很满足。”  她咀嚼着他的每一个字,仿佛可以看见一个模糊的男人的轮廓,她直觉的想他是一个很高很干净的男人。她喜欢男人很干净。  “你有女朋友吗?或者你已经结婚了。”  “没有,我大学毕业没几年,我喜欢工作,以前也有过女朋友。但是我认为工作会是我长久的伴侣。你呢,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我不相信爱情,我觉得爱情只是一个信仰,我们坚信却无法企及。我不想我的生活里只有爱情,这样会活的没有自我。”  电脑那头的他沉默了一下,“你是个怎样的女人,我可以想象你的样子,忧郁、冷漠、美丽、或者你有一双很深邃的眼睛。”  她看着这些字时,眼睛里有一点水分,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单纯感官上的一种刺激。她喜欢他发过来的这些句子。而后,她突然想起他说很饿。  “你不是说饿了吗?快去吃饭吧。”  “不了,我已经叫了吃的到房间,跟你聊天,让我没有饥饿感。”  他忽然很想知道关于她的更多的东西,“你在哪里上班,我想你应该从事着跟艺术有关的工作。对吗?”  她的唇角终于上扬成一个温柔的弧度,她喜欢他的敏感的洞察力。  “我在一间琴行上班,我喜欢拨弄它们,跟它们说话,对于我而言,它们是可以跟我对话的,它们可以听懂我的语言。我喜欢那种感觉,那些流淌的音符明白我的手指跟我的脆弱。”  “我在想象你弹钢琴的样子,你的头发一定很长,你有漂亮纤长的手指,它们冰冷但有力,你希望有人给它们温暖吗?”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她是一个很纯粹的女子,从不掩饰自己的情感,经常笑着笑着就突然哭,那是一种在欢笑时无人分享的孤独。她想念她的父母,他们在遥远的乡村,背脊有点微弯,常年劳作。她爱他们,爱得生怕他们会突然离开自己。但是她不想见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只想这样生活。攒一些薪水,然后寄回去,想想他们幸福的样子。  “是的,我们每个人都渴望温暖,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但是这些短暂的温暖能带来什么,是更深的渴望跟寂寞,我不想把自己陷入这样的绝境。我希望自己一如现在生活。简单寂寞。”  “但人像植物一样,需要空气水分跟阳光。甚至比它们更需要。植物没有阳光会死。人没有温暖会一直在黑暗里,苍白着自己。”  他把送来的饭放在一边,就像他说的跟她聊天,他没有饥饿感。他飞快的把这些字发出去。  苍白着自己,她看着他发的字,她说,“我不能跟你聊下去,我要去洗澡睡觉了。”  可以感觉他飞快的敲击声。“我等你,一直在这里。”  光着脚懒散地走进狭小的浴室,没有回复信息。温水从头上淋下来,她有一种渴望的感觉,不是源于生理的。而是一种渴望被人抚摸被人拥抱跟亲吻的感觉。仅仅是如此。因为这样会让她感觉自己的存在,感觉自己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在行走。就像那些开在墙角的花,它们渴望有人走近,渴望在风里相互摩挲,发出一些沙沙的声响。  洗完澡,她穿宽大的棉质睡衣,白色的,中间有根带子束起来,把自己整个缩在睡衣里,感觉像一只慵懒的猫。电脑那边的他一直静静地在抽烟,那些饭菜突然变的毫无味道,他想象着她的长发一直披散着,拂到他的脸上。  搜了一首爵士乐,她喜欢慢节奏的爵士乐带来的那种慵懒跟撩拨的感觉。可儿把脚缩起来整个偎在椅子里,很害怕寒冷,这让她的手脚很冰凉,感觉更孤单。洗过的头发没有吹,就这样凌乱的一直垂到腰际,如他所说,她有一头长发。她不喜欢香水的味道,这让她的鼻子敏感并且感觉恶心。她喜欢被水冲过的身体发出自然的体香,喜欢那种干净纯粹的味道,很健康很舒服。  有消息显示,打开,“你还在吗?我一直在等你。今晚我不想睡。”  冷漠地看着这行字,一只手在键盘上懒散的游走“为什么不想睡?”  “因为突然很想见你,感觉或许以后会见不到你了。虽然只是聊了几句话而已,但是总感觉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子,所以,一直在想象你会是什么样子。”  “见了之后也许就像天上的那颗流星,落在你面前的时候,只不过是块破石头。你会失望它失去距离所发出的光环。”  他拒绝继续她的话,“我叫风,你呢”  “可儿”  “今晚有点凉意,我在想象你洗完澡的样子,像一只小猫偎在那里,眸子漆黑如夜,长发清冷的散在肩上,身上有好闻的味道。”他的文字像一只纤长的手,不停的抚摸她深夜的寒意,给她一些温度。  她感觉自己有点想喝酒,想麻醉一下有点眩晕的大脑。“我在这里只能停留一夜,如果可以,我只是想看一下你,或者请你喝杯酒。或者只是跟你静静地坐一下。”  可儿有点混乱,她从来不相信爱情,但是今晚她有一点迷醉,感觉有些美丽的东西在一些阴暗潮湿的地方开出了一些花儿来。那些花瓣很柔软很鲜嫩,她很想去触碰它们,捏在手里闻它们的味道。  她穿上了高跟鞋,在屋子里不停的来回走动,发出清脆单调的声音。在镜子里看自己,感觉自己没有生气,很苍白,很脆弱,但是并不安静。点燃了一支烟,然后把耳朵贴在墙上,听隔壁房间的声音,很静,没有任何声响。只有她一个人在深夜里走来走去。  “我在XXXXX酒店对街的酒吧等你,我会一直等,直到你来,我想你不用告诉我你的样子,我一眼就可以认出你来。”  这行字一直在屏幕上闪烁。可儿知道那个酒店在哪里,离她住的房子大概有四五站路的样子。那个酒吧她跟同事去过,喜欢喝那里调的一种酒,蓝色的,像海水的颜色,很深沉,很犹豫。名字叫蓝色夏威夷。是用白色朗姆酒跟蓝橙香甜酒、菠萝汁、雪碧调成的。她其实不懂酒,只是喜欢它的颜色而已,她喜欢天空跟海水的颜色。  一直不回复他,风开始在酒店房间里穿他的外套,走时没有关电脑,他希望看到她的信息。走出酒店,外面的风吹在脸上凉凉的,天上有些星星零落的散着,他想起她说天上的流星是一块破石头。他的脸上有笑意。每天在公司面对不同的人,他的位置让他不用去笑,甚至必须紧绷着这张本来很英俊的脸,让它的线条一再冷酷跟漠然。今晚,他不知道这笑是不是快乐,只是一想起那个坐在电脑另一端的那个女孩,他就很想笑。  点了一杯威士忌加冰,他喜欢它们辛辣的味道。在吧台外围随意找了张凳子安静的靠在那里,没有把握她会不会来,他想,没关系,在酒吧呆一夜也不是次了,当然,对于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女孩来说,他是次。风是一个跟阳光一样的男人,执着热情,工作狂热,对那些漂亮女孩却没太多兴趣。她们有很精致的妆容,浮凸的线条,穿着美丽的时装。但是风不喜欢她们,他觉得她们不够生动,像生硬的橡胶模特。他不认为下班后陪着她们逛街买一瓶香奈儿的香水或者一条红袖的裙子,看她们笑的像一朵花。他不认为这是他想要的生活。  风喝第三杯威士忌的时候,他想她不会来了。他在心里笑道,无所谓,很多美好的东西总是会错过。很多相遇一开始就是分离。他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酒,想象她的样子。有个女人走了进来,一直走到他旁边,他听到她慵懒但很干净的声音“给我一杯蓝色夏威夷。”  她坐在他旁边的凳子上,穿着黑色的宽大的毛衣,黑色的仔裤,头发从额前一直垂下来,有点微湿,脚小巧的放在凳子下面。他几乎眼就认出她来。她跟他想象中基本一样。不同的是不知道她喜欢黑色衣服,这让她显得更瘦。  可儿接过那杯蓝色的液体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可以请你喝酒吗?”  她转头,她的眼睛在光线的折射下,透过酒杯成了一汪幽蓝的颜色。蓝的有点让人心疼。她看见旁边的男人穿着黑色的休闲外套,蓝色仔裤,很随意的靠在那里,嘴唇很性感,线条优美,脖子的皮肤很洁净。 共 66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