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将门媳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相谈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游戏

将门媳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相谈云瑶喜得赶忙下拜:“见过义父义母”。温夫人向她伸出手,云瑶坐到她身旁,温夫人感慨道:“当初我的女儿去了

将门媳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相谈

云瑶喜得赶忙下拜:“见过义父义母”。

温夫人向她伸出手,云瑶坐到她身旁,温夫人感慨道:“当初我的女儿去了以后,我的天都塌了,天可怜见,让我又遇见了这么一个女儿”。

云瑶鼻子也有些酸,老天怜悯,她竟然还有机会孝顺父母,云瑶将头靠上温夫人的肩膀,呼吸着熟悉的气息,红了眼眶。

温承荣说出这个提议的时候,倒是没想到云瑶会答应的真么痛快,但是见她这样,也不由得心里一酸,想起云瑶跟他说的自己的身世,温承荣说道:“要不要老夫帮你寻找一下你的亲生父母?”

这个义女聪慧又能干,温承荣秉着能帮她一把就帮一把的想法,心想要不顺便也帮女儿找到亲生父母吧?

云瑶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上回跟他们说了她和亲爹娘“逃难走散”,这会儿尴尬了一下,摸了摸鼻尖道:“这个倒是没必要,镇南王世子已经答应了以后帮我找”。

说到女婿慕凌枫,温承荣的面色一变,立刻冷了下来,“他是不是对你提了什么要求?”

云瑶尴尬了一下,她能说慕凌枫的要求是让她做妾嘛?不知道温承荣会不会直接杀上门去?

“义父放心,慕凌枫我倒是还能应付,不会在他手底下吃亏的”。

温承荣点了点头,也看出来这个义女比上他宠得天真没心眼的女儿温云瑶聪慧许多,但无论怎样她也只是个女子,而慕凌枫则是南郡镇南王的独子,手段很是厉害,他总是不放心。

“你在王府做绣活不是签的长契吧?”

“不是,怎么?”云瑶正在给温夫人揉肩膀,回答道。

“我担心你在王府住的时间长,我那个女婿心眼多得很,你会吃亏”,温承荣一点也不隐瞒。“当年他什么也没做我的女儿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要死要活的就要嫁给他,你一个女儿家,他又表面上一表人才……”

云瑶捂着嘴笑了起来。她那时候可真是为了慕凌枫要死要活的,但是这不是死了一回吗?要是再不长记性也太逊了点,可是见温承荣提起女儿时的语气,她又觉得满心难过,刚刚的笑容也撑不下去了。

“义父放心。云瑶绝对不会栽倒在这个坑里,我倒是觉得世子已经栽在世子妃的坑里出不来了”,她将青萝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特意强调了青萝模仿温云瑶的一些细节,慕凌枫就对她已经另眼相看,甚至当着林挽月的面向母亲求情,由此可见慕凌枫现在似乎并没有忘记温云瑶。

温承荣冷笑了一声,“当面做戏,他什么时候演技差过,在我女儿面前装的风度翩翩。瑶儿怀孕才三个月他就将那个林挽月抬进了府,我的女儿被他这样糟践,现在他倒是后悔了?晚了!”

云瑶也点点头,那时候她每日承受着怀孕的不适感,还要在慕凌枫和林挽月面前强撑着笑颜,林挽月在她面前装的乖巧,一声声姐姐将她哄住,苦口婆心劝她说不要多想,她虽然心上不满,但是从来没有觉得林挽月心有杀意。只是后来知道的太迟了……

温夫人却在一旁抹起了眼泪,“他现在能这样……也算有心了吧……”她的女儿嫁入王府一年就香消玉殒,而如今温云瑶的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慕凌枫还能记着温云瑶。温夫人心里稍稍觉得欣慰了一些。

“有心?”温承荣还没说话,云瑶已经冷笑了起来,“义母知道慕凌枫这几日做了什么吗?”

虽然温云瑶去世两年,慕凌枫还记着她,但是云瑶一点也没有觉得他是有心,一个心里有去世的妻子的男人。怎么会接二连三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

她也不是贪心的人,不求慕凌枫能够为她守身如玉,但是已经有林挽月在府中,他强迫她不成立刻就有了青萝,这样的男人还算有心的话,云瑶觉得她可以自戳双眼了。

温夫人轻轻叹息了一声,“他身为世子,能够在瑶儿去世两年还记着她,已经算是有情有义了,至少这两年世子妃位置空缺,慕凌枫没有在瑶儿去世就立刻再娶世子妃,他毕竟是皇家的人……”

天家无情,温夫人虽然心疼女儿,也知道无情的男人必然会比慕凌枫做得更过分,她说着,看到温承荣和云瑶不赞同的眼神,又叹息了一声闭上了嘴。

“夫人这样想就错了,你可知道慕凌枫为什么没有立即续弦?”温承荣说道。

温夫人看着丈夫,不知道温承荣为什么这样问,她一个后宅夫人,还真的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弯弯绕。

“因为他想要温府的势力,想要温府钱财作为后盾,他就不会在世子妃去世后立即续弦激怒温家”,云瑶坐起身来,手底下却没有停顿依旧轻轻为母亲揉着肩。

温承荣点点头,“他那天在云岚楼约见我,也是为了用温家的运货线路为他带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是禁运的”。

温夫人慢慢变了脸色,运送禁运物品,万一查出来温家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而慕凌枫作为镇南王世子,以后的镇南王,依旧想要铤而走险拿禁运物品来做什么,她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也不是傻子。

云瑶低着头,这时候她竟然有些庆幸自己早早死了,不然父亲为了她,肯定会答应慕凌枫的要求冒着将温家搭进去的风险帮他办事,那时候温家会怎么样?

一旦事成,温家是从龙之功,但是失败了就是株连九族。

她打了个哆嗦。

“瑶儿,是觉得冷吗?”温夫人立刻感觉到了,关切的问道,“屋中冰块确实放的太多了,随云,你把这个冰盆端到旁边一点”,温夫人吩咐道。

丫鬟随云立刻过来把冰搬到了远处一点,云瑶摇了摇头,“不冷,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瑶儿你上回说要温家寻求皇子的帮助来摆脱慕凌枫。那你可知道现如今最有可能登上大宝的皇子是哪位?”温承荣捋了捋胡须,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打算,但是他还是想要知道这个义女的看法。

“这个……”云瑶皱眉,她可从来没研究过哪个皇子能当皇帝。见温承荣有些期待的看着她,云瑶尴尬一笑,“不瞒义父,这个女儿还真的没研究过……”

温承荣被她这个表情逗笑了,“这倒没什么。我也只是白问问”。

云瑶皱眉,说起来京城局势也不知怎么样了,这些日子她再没听到过京城的消息,也不知道如今这个身体的父母怎么样了,云娘和云天问在京城还好吧?

这样一想,她还认识一个京城的人,但是想一想凤萧那不靠谱的样子问他也是白问吧?

――――

锦绣在温家的花园中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不时发出惊叹声,温府这个花园布置显然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她最初还记得记住回去的路。但是越往深处走风景越好,她连眼睛都看不过来了,也就忘了记回去的路,听着溪水的声音越来越近,锦绣认真看着两旁的风景,一边往水声响起的地方走。

“唉,这辈子能看到这么美的花园,也算是开了眼界了啊!”等到终于看见了那一汪清溪,锦绣感叹道。

溪水在桥边汇成一个湖泊,潭中玉雕成的蛟龙吐珠。也不知工匠是放了什么机关,那玉蛟龙在水中缓缓舞动,口中的珠子也打磨的是耀眼夺目,阳光下看起来竟然有一种蛟龙是活着的错觉。气势凌然不可侵犯。

“噗……”旁边一声笑,锦绣吓得脚底下一拌蒜就栽在了石桥旁边,她扶着桥墩狼狈的爬起来说道:“是谁?!”躲在角落里吓人算什么好汉!

“你也真是胆子太小了吧……”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锦绣转头,身旁的古树下坐着一个男子,他手边摊开着几本书册。腿面上摆着一把算盘,一旁还放着笔墨。

锦绣一眼就看出来这男子怕是温府的管事或者什么角色,为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他揉了揉有些发烧的脸,走到他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男子笑完就又开始忙自己的,手底下不停的拨着算盘,一边拿起笔在纸上记下几笔,然后飞快的翻页,等到手中的账册又算完一个月的,他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一手托腮看得兴致盎然的锦绣。

“我似乎没在府上见过你?”

锦绣说道:“当然啊,我是第一次来嘛”。

“我叫温祁扬,你呢?”

“锦绣”,锦绣看了看他手底下的算盘,“你好厉害,算盘拨的噼里啪啦,你是温府的管事吗?”

温祁扬愣了一下,“你为什么不问我是不是温府的少爷呢?”

锦绣想了想,“你这年纪就这么厉害,要是尊贵的少爷肯定不会像你这么努力,我见过好多有钱人家的少爷,都是游手好闲,哪能有你这么厉害”,锦绣想当然道。

她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你不会真的是温府的少爷吧?!”

温祁扬不置可否的一挑眉,“你的想法真奇怪”。

锦绣黑线,好吧她是真的觉得有钱人家的少爷不会这么努力的,不过似乎在京城和云瑶见过的那个程家少爷也很厉害呢。

她小心翼翼打量了一下温祁扬身上的衣裳,不是什么华贵的锦缎,只是很普通的棉布长衫,撇了撇嘴,他还打算骗她?

温祁扬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由微笑了一下,手底下又飞快的忙开了,这几本账册都要赶在傍晚订正完,他没在管旁边的锦绣,锦绣又坐着看了一会儿他忙活,有些无聊的起身,想要打个招呼离开,但是看他这么认真也没好意思打断,就继续往花园深处走了。

终于将手中的账册整理完毕,温祁扬抻了抻有些发酸的胳膊,站起身收拾东西准备走,一转身发现旁边站着个可怜巴巴的女子,正是锦绣。

“锦绣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她不是走了吗?

“我……迷路了”锦绣挠头,有些气馁,她在这院子里走了一下午,还是没能走出去,好几次还越走越深,最后只能又返回了溪水声最大的桥边,她有些庆幸温祁扬还在,不然这会儿她可怎么回去?

温祁扬想要忍着笑,最终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你怎么就这么迷糊呢,之前我一声笑就吓得你差点跳湖自尽,还能迷路迷得找不着北……”温祁扬低声笑,锦绣恼羞不已,愤愤躲了一下脚,“不带路就算了,我自己走!”

“哎哎,你等一下啊,我也没说不带路,只是好笑而已啊”。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啊,你才要跳湖自尽好么!”(未完待续。)

ps:怎么看都觉得“干爹”是个让人无法直视的存在,最后还是改成了义父……似乎能看了点?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评价
重庆皮肤病医院网上挂号
安顺哪里看癫痫比较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多少家
深圳知名专业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